| | | 百度

“减负30条”想真见效 得干掉这些“拦路虎”

2019-03-22 16:29 羊城晚报
百度 下一步,支队将不断加强党风廉政管理教育工作的针对性、有效性、全面性,并以求真务实的工作作风,继续深入推进“廉政消防”建设工作取得新成效。

  “减负30条”想真见效 得干掉这些“拦路虎”

  羊城晚报记者 蒋隽

  2018年的最后一天,教育部等九部门联合出台“减负30条”(以下简称30条),被称为史上最严“减负令”。这些年的“减负令”并不少,但大多被诟病“越减越重”,减负30条能见效吗?校长们接受采访时表示,转变评价机制、建立有效投诉机制、政府接受社会广泛监督,是真正减负的关键。

  如何减少作业?不超难超纲,作业自然少

  学生负担最直接的体现,就是作业。30条中的第四条规定,“严控书面作业总量。小学一二年级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三至六年级家庭作业不超过60分钟,初中家庭作业不超过90分钟,高中也要合理安排作业时间。”

  有家长担心,一二年级不做作业怎么消化学校学习到的内容?怎么形成学习习惯?

  华南师大附小张锦庭校长认为,“家长不必担心”,学校要按照国家规定开齐开足课程,提高课堂效率和质量,孩子完全可以在课堂上完成作业的。

  这一点其实与30条中的第二条,“严格依照课标教学,不得随意提高教学难度和加快教学进度,杜绝‘非零起点’教学”的规定密切相关。

  中小学校的课程由国家课程、地方课程和校本课程三部分组成。校本课程即由学校自己确定的、以创建学校特色为主的课程,“一些学校的校本课程设置会超标、超纲、超难度,以致给孩子们增加新的课业负担”。张锦庭表示:“严格执行课程标准,不增加教学内容难度,不加快教学进度,孩子自然有时间在课堂上消化掉学习的内容,一二年级就不必布置家庭书面作业,其他年级的作业也少了。”

  避免惩罚性作业?建立有效投诉机制

  在小学,重复性和惩罚性作业并不少见。

  “卫生评比年级垫底,班主任罚全班孩子写100道算术题;值日生速度慢了,被罚200道数学题……”番禺某小学家长很头痛,老师经常以罚代管,“孩子写不完,又怕老师,就在家里哭。”

  30条的第五条明确规定,“科学合理布置作业。作业难度水平不得超过课标要求,教师不得布置重复性和惩罚性作业,不得给家长布置作业或让家长代为评改作业。”今后家长遇到这种情况,可以投诉。

  一位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30条中对政府责任方面也有明确规定,要求广泛接受社会监督、开展减负督导检查。因此接下来,各级政府都会制定细化执行方案,肯定会有相应的投诉机制和渠道,家长可以了解关注。”

  不设重点班?升学与考核真正脱钩

  对于中学、尤其是知名中学来说,最难落实的恐怕是第三条,“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严禁以任何名义设立重点班、快慢班、实验班,规范实施学生随机均衡编班,合理均衡配备师资。”

  一位中学校长坦言:“小学这个问题还不严重,但好的中学大多都设有重点班、实验班。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是政府改变对教育官员、校长、学校的评价标准。”

  “虽然喊了很多年的综合评价,但有的地方政府还是说一套做一套,升学率对于主管教育的官员、校长、学校的评价,仍然是至关重要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学校长表示。

  校长们观望的是第22条,“克服片面评价倾向。地方各级人民政府严禁给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下达升学指标,或片面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不得将升学情况与考核、绩效和奖励挂钩。”究竟能否真正落实、落实到什么程度。

  少报补习班?家长别过度焦虑

  减负不单是学校的事情,家长也有责任。

  30条明确要求家长:根据孩子的兴趣爱好选择适合的培训,避免盲目攀比、跟风报班或请家教给孩子增加过重课外负担,有损孩子身心健康;安排孩子每天进行户外锻炼,鼓励支持孩子参加各种形式体育活动,培养1—2项体育运动爱好;引导孩子合理使用电子产品,保证小学生每天睡眠时间不少于10个小时,初中生不少于9个小时,高中阶段学生不少于8个小时。

  家长也应自问,“给孩子报了多少兴趣班、补习班?孩子真的喜欢上吗?”

  “学校减负了,别校外增负。”华景小学校长黄瑞萍担忧。

  “家长不要过度焦虑,不要有片面的名校情节、不要有输在起跑线上的思想。”张锦庭也劝说家长,“我们看到,孩子超前学、提前学、过早开发智力的结果是:发展后劲不足,素质教育受到制约;兴趣受到打压,厌学情绪加重。”

  政府如何监管?真正转变评价机制

  值得注意的是,30条中的最后9条,均是对于政府责任的规定,涉及克服片面评价、严格管理活动竞赛、监管培训机构、深化考试招生改革、接受社会监督、做好减负督察等方方面面。

  第三十条规定,2019年5月底前,地方各级人民政府要针对行政区域内中小学生学业负担情况完成摸底分析,并制定详细减负实施方案,抓好组织实施。省级实施方案要于2019年6月底前报教育部。

  对于政府职责,几位校长都表示,将持续观察第22条的落地情况。“这一条的落实程度与减负效果密切相关。”一位校长表示,政府真正转变评价机制、接受社会广泛监督、监管到位,是能不能真正减负的关键。

责编:刘艳君
分享:

推荐阅读

百度